【四方速遞】第三十八期:從朗坤的十年等待看市場需求釋放規律

【四方速遞】第三十八期:從朗坤的十年等待看市場需求釋放規律

時間:2021-01-28 09:17:13 來源:中國水網

本期節目摘要

環境產業是政策拉動型的,環境需求不斷釋放,沒有天花板,但是如何識別真正的市場需求?環境市場需求釋放的規律是什麼?如何把握、如何捕捉?

各位聽濤的觀眾,大家好。我是E20的傅濤。

環境產業是一個政策拉動型行業,實際上環境需求是不斷釋放的。我老説環境產業是一個看不到需求天花板的行業。因為理論上講,我們見到的每一條河都不同程度上存在污染,我們見到的每一寸土壤都有提升的空間。

對於一個企業來説,難就難在識別:這是市場需求嗎?

朗坤環境的十年等待

我舉個例子講。現在在疫情之中,2003年,那次影響深遠的非典疫情,嚴重刺激了香港。從那兒之後,死亡畜禽,學習國外發達國家經驗集中處理,那個廠建在了深圳。我們有一個會員叫朗坤,通過競爭獲得了這個項目,建成了中國大陸板塊上,包括香港,一個最現代化的死亡畜禽綜合處理廠,規模很大,水平也很高。

這個項目其實有很多的技術,以厭氧技術為核心,以各種資源化利用,香港的死豬源源不斷地運到這兒來,因為它規範。本來以為是個大市場,但剛才説了,一直到十年(後),中國都沒有第二個死豬的死亡畜禽的處理廠。中國的豬沒有病死的嗎?太多了,每年有無數的死亡畜禽因為生病死了。但是因為監管不到位,很大一部分死豬,可能進入了不同的鏈條,可能做了肥料了,可能做了各種的動物食品了,也可能個別的還做了香腸了,進入我們的食品鏈了。這是因為環保的需求本身是因為監管而釋放的。

一直到2013年,黃浦江上的死豬事件。其實黃浦江據説每年都漂死豬,那年漂的尤其多,然後被媒體曝光以後,形成了一個公眾事件。大家都在問以前的死豬去哪兒了?以前的死豬不知所蹤。好的就是挖地方埋了,但如果死豬是瘟疫呢,挖地方埋了也沒達到處理要求。所以之後引來了中國的死亡畜禽的處理,提上日程。

環境市場需求釋放規律

這樣的事兒多嗎?好多這樣的事兒,包括地溝油的事件,也是這樣的。以前我們的餐廚垃圾,都是搶的,要花錢才能買到。後來,地溝油曝光以後,餐廚垃圾不僅不需要花錢,還得付錢才有人拉走。

環境需求的釋放對一個企業來説,有的人説很難把控這個需求,我先做還是不做,如果佈局了,就像朗坤一樣,等了十年沒等到,差點就放棄了。實際上,E20給它做的戰略,我們認為你再堅持一下,要聚焦這兒,不做死亡畜禽,做有機廢物,但不要做得太寬了,不要迷失主業,那是它最好的一個項目,而且積攢了技術,是我們説的奇點項目。我們2011年做的戰略,兩年以後出現了這種“爆炸”。目前它也在香港資本市場獲得了突破。

但是不光這個企業,這是個行業,目前我們仍然沒有完全處理完,很大一部分死亡畜禽還沒有真正得到妥善處理。

環境需求怎麼看它跟市場需求之間的關係?其實我一直有個基本觀點。

我在做奇點的時候也談到,怎麼成為奇點,第一個,對政治上要有了解,其實現在是不是要處理,是不是成為真需求,取決於黨的初心和使命,是不是人民關切的。人民關切,但人民關切的事兒很多,環境問題非常非常多,處理所有的環境問題都屬於普惠民生,抓哪個?一定是抓人民呼聲最高的,因為我們的矛盾,要抓的事兒太多了。那麼黨對一切問題的判斷標準,就是人民滿不滿意,人民高不高興,人民願不願意。

所以我有句話説,我們的環境需求變成市場需求,它唯一的橋樑是政策,讀懂政策唯一的辦法是讀懂政治,政治的本質就是民心所向。在我們現在以人民為中心的時代,這個東西能不能成為市場,本質上取決於民意的所向。所以我説你要看着這個民意所向。

但民意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發生了民意我們沒有注意,就像死豬,其實每年都在漂,媒體只是個放大,關鍵還是在中央的決心和人民的呼聲有多大,發生惡性事件。我們的環境需求往往都是由事件突破的,有人説管網曬太陽,形成一個公眾事件以後開始提高污水處理設施的利用率。

我們沒有一個事兒,不是由一個事件突破,由媒體放大,黨中央、國務院重視,下發文件。所以我們以前説環境需求是個問題導向的,是政策驅動,但是問題導向的,如果發現不了問題,不是產生民憤的問題,往往形成不了需求。

和E20一起讀懂政策

那麼這裏頭,我覺得一個優秀的環境公司在分析需求的時候,需要跟人民在一起。我們也是人民的一員,我們換個角度看待很多事情,就能讀懂政策的方向,所以,我以前説要讀懂政策就必須要懂政治,政治是政策之心。所以我説一個環境企業也要學習十九大精神,也要去讀懂黨的各種方針政策。但如果你讀不懂,可以跟我們E20一起來讀。

其實我們之所以研究政治的目的,是為了更好地看懂政策的方向,實際上這20多年來,我覺得我們能比較好地理解現在一些政策的松和軟,因為不可能所有的手都是硬的。

環境問題太多了,需求太多了,它的釋放有它政治性的規律。如果把握了這個規律,就能夠有的放矢,你就不覺得這個市場是完全不可捕捉的。超前過度,對一個企業來説也是災難,你可能成為先烈,你堅持不到它的釋放,你就挺不住了,現金流也好盈利也好,挺不住了。但如果沒有這種執着,你又不可能領先一步。其實,領先也未必要太多,領先一步,領先半步,就足以形成一種市場優勢。

這也是我們E20研究院的一個使命,我們把服務於產業政策方向作為我們的基本使命,我們每個季度每個月都在出各種的政策分析報告,就是希望能夠跟大家分享我們對政策方向的一些理解。每年的年度評點、盤點,每半年的每季度的,每次論壇,其實我們都在往這個方向上努力,也希望跟大家能夠分享一些心得。

欄目簡介:

《聽濤》: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。

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,評價企業領袖人物,講述企業發展故事,梳理產業脈絡,揭示發展規律,啓發產業同行。

主講人:傅濤

E20環境平台董事長、首席合夥人;E20研究院院長;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;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;《兩山經濟》、《環境產業導論》作者。

欄目定位及形式:知識類視頻節目

4月13日起首播,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;

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、趨勢的系統內容,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。

傅濤親自講述,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,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,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,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,均信手拈來,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。


分享到:
5829 2021-01-28 09:17:13

【四方速遞】第三十八期:從朗坤的十年等待看市場需求釋放規律

視頻來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類 綜合,市場,會員單位,E20演播廳,聽濤

本期節目摘要

環境產業是政策拉動型的,環境需求不斷釋放,沒有天花板,但是如何識別真正的市場需求?環境市場需求釋放的規律是什麼?如何把握、如何捕捉?

各位聽濤的觀眾,大家好。我是E20的傅濤。

環境產業是一個政策拉動型行業,實際上環境需求是不斷釋放的。我老説環境產業是一個看不到需求天花板的行業。因為理論上講,我們見到的每一條河都不同程度上存在污染,我們見到的每一寸土壤都有提升的空間。

對於一個企業來説,難就難在識別:這是市場需求嗎?

朗坤環境的十年等待

我舉個例子講。現在在疫情之中,2003年,那次影響深遠的非典疫情,嚴重刺激了香港。從那兒之後,死亡畜禽,學習國外發達國家經驗集中處理,那個廠建在了深圳。我們有一個會員叫朗坤,通過競爭獲得了這個項目,建成了中國大陸板塊上,包括香港,一個最現代化的死亡畜禽綜合處理廠,規模很大,水平也很高。

這個項目其實有很多的技術,以厭氧技術為核心,以各種資源化利用,香港的死豬源源不斷地運到這兒來,因為它規範。本來以為是個大市場,但剛才説了,一直到十年(後),中國都沒有第二個死豬的死亡畜禽的處理廠。中國的豬沒有病死的嗎?太多了,每年有無數的死亡畜禽因為生病死了。但是因為監管不到位,很大一部分死豬,可能進入了不同的鏈條,可能做了肥料了,可能做了各種的動物食品了,也可能個別的還做了香腸了,進入我們的食品鏈了。這是因為環保的需求本身是因為監管而釋放的。

一直到2013年,黃浦江上的死豬事件。其實黃浦江據説每年都漂死豬,那年漂的尤其多,然後被媒體曝光以後,形成了一個公眾事件。大家都在問以前的死豬去哪兒了?以前的死豬不知所蹤。好的就是挖地方埋了,但如果死豬是瘟疫呢,挖地方埋了也沒達到處理要求。所以之後引來了中國的死亡畜禽的處理,提上日程。

環境市場需求釋放規律

這樣的事兒多嗎?好多這樣的事兒,包括地溝油的事件,也是這樣的。以前我們的餐廚垃圾,都是搶的,要花錢才能買到。後來,地溝油曝光以後,餐廚垃圾不僅不需要花錢,還得付錢才有人拉走。

環境需求的釋放對一個企業來説,有的人説很難把控這個需求,我先做還是不做,如果佈局了,就像朗坤一樣,等了十年沒等到,差點就放棄了。實際上,E20給它做的戰略,我們認為你再堅持一下,要聚焦這兒,不做死亡畜禽,做有機廢物,但不要做得太寬了,不要迷失主業,那是它最好的一個項目,而且積攢了技術,是我們説的奇點項目。我們2011年做的戰略,兩年以後出現了這種“爆炸”。目前它也在香港資本市場獲得了突破。

但是不光這個企業,這是個行業,目前我們仍然沒有完全處理完,很大一部分死亡畜禽還沒有真正得到妥善處理。

環境需求怎麼看它跟市場需求之間的關係?其實我一直有個基本觀點。

我在做奇點的時候也談到,怎麼成為奇點,第一個,對政治上要有了解,其實現在是不是要處理,是不是成為真需求,取決於黨的初心和使命,是不是人民關切的。人民關切,但人民關切的事兒很多,環境問題非常非常多,處理所有的環境問題都屬於普惠民生,抓哪個?一定是抓人民呼聲最高的,因為我們的矛盾,要抓的事兒太多了。那麼黨對一切問題的判斷標準,就是人民滿不滿意,人民高不高興,人民願不願意。

所以我有句話説,我們的環境需求變成市場需求,它唯一的橋樑是政策,讀懂政策唯一的辦法是讀懂政治,政治的本質就是民心所向。在我們現在以人民為中心的時代,這個東西能不能成為市場,本質上取決於民意的所向。所以我説你要看着這個民意所向。

但民意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發生了民意我們沒有注意,就像死豬,其實每年都在漂,媒體只是個放大,關鍵還是在中央的決心和人民的呼聲有多大,發生惡性事件。我們的環境需求往往都是由事件突破的,有人説管網曬太陽,形成一個公眾事件以後開始提高污水處理設施的利用率。

我們沒有一個事兒,不是由一個事件突破,由媒體放大,黨中央、國務院重視,下發文件。所以我們以前説環境需求是個問題導向的,是政策驅動,但是問題導向的,如果發現不了問題,不是產生民憤的問題,往往形成不了需求。

和E20一起讀懂政策

那麼這裏頭,我覺得一個優秀的環境公司在分析需求的時候,需要跟人民在一起。我們也是人民的一員,我們換個角度看待很多事情,就能讀懂政策的方向,所以,我以前説要讀懂政策就必須要懂政治,政治是政策之心。所以我説一個環境企業也要學習十九大精神,也要去讀懂黨的各種方針政策。但如果你讀不懂,可以跟我們E20一起來讀。

其實我們之所以研究政治的目的,是為了更好地看懂政策的方向,實際上這20多年來,我覺得我們能比較好地理解現在一些政策的松和軟,因為不可能所有的手都是硬的。

環境問題太多了,需求太多了,它的釋放有它政治性的規律。如果把握了這個規律,就能夠有的放矢,你就不覺得這個市場是完全不可捕捉的。超前過度,對一個企業來説也是災難,你可能成為先烈,你堅持不到它的釋放,你就挺不住了,現金流也好盈利也好,挺不住了。但如果沒有這種執着,你又不可能領先一步。其實,領先也未必要太多,領先一步,領先半步,就足以形成一種市場優勢。

這也是我們E20研究院的一個使命,我們把服務於產業政策方向作為我們的基本使命,我們每個季度每個月都在出各種的政策分析報告,就是希望能夠跟大家分享我們對政策方向的一些理解。每年的年度評點、盤點,每半年的每季度的,每次論壇,其實我們都在往這個方向上努力,也希望跟大家能夠分享一些心得。

欄目簡介:

《聽濤》: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。

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,評價企業領袖人物,講述企業發展故事,梳理產業脈絡,揭示發展規律,啓發產業同行。

主講人:傅濤

E20環境平台董事長、首席合夥人;E20研究院院長;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;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;《兩山經濟》、《環境產業導論》作者。

欄目定位及形式:知識類視頻節目

4月13日起首播,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;

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、趨勢的系統內容,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。

傅濤親自講述,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,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,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,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,均信手拈來,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。
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//051629.shaolinchanqi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